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宣傳教育 > 以案警示
"百名紅通人員"追逃紀實
三年逃亡路 青絲變白發
來源:中央紀檢監察部網站  發布時間:2017-06-05 09:44:18  點擊數:

    編者按:2015年4月22日,我國集中公布“百名紅通人員”名單。兩年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周密安排,向全球撒下追逃追贓“天網”,截至目前“百名紅通人員”已有40人到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在相關省區市追逃辦的支持下,圍繞部分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采寫系列追逃紀實,講述追逃追贓過程中的故事與細節,帶您了解成果背后的艱辛與汗水。

三年逃亡路 青絲變白發
——山東省追逃辦緝捕“百名紅通人員”趙汝恒紀實

  去時滿頭青絲,歸來已是華發。三年東奔西走的逃亡生涯對于趙汝恒而言,異常煎熬。

  2015年11月1日,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的統籌指揮下,中國、加納兩國司法執法和外交部門密切配合,將外逃至加納的“百名紅通人員”趙汝恒成功緝捕并押解回國。

  涉案資金1900萬 紡織廠負責人外逃加納匿行蹤

  2012年國慶節,正是舉國歡慶、共祝佳節的日子,山東省惠民縣100多位老百姓的心里,卻蒙上了一層陰霾。此前,一則“魯潔紡織廠負責人趙汝恒外逃”的消息在當地傳開,迅速引起了軒然大波。

  “負責人跑了,自己的存款可怎么辦?”惠民縣退休教師陳洪福聽到這則消息,心下一驚。

  2010年前后,聽說魯潔紡織廠可以存款,一年能拿到10%的利息,陳洪福就把大半輩子的儲蓄都存到了魯潔紡織廠。在當地,和陳洪福情況相同的,有一兩百人。在向公安機關報案后,山東省惠民縣公安局迅速介入。

  據警方調查,2012年9月23日,魯潔紡織廠負責人趙汝恒持旅游簽證去了非洲加納共和國,隨后就失去了聯系。

  伴隨著警方調查步步深入,趙汝恒涉嫌犯罪的事實逐漸浮出水面。經查,趙汝恒任魯潔紡織廠董事長期間,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1900余萬。此外,偵查員在調查紡織廠賬目時,還發現趙汝恒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近3000萬的違法事實。

  2014年1月,趙汝恒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批準逮捕。7月,國際刑警組織對其發布紅色通報。

  外逃嫌疑人遠在萬里之遙,如何實現對他的緝捕?面對各種困難,濱州市公安局沒有氣餒,在公安部、省公安廳的指揮和協調下,調集精干力量,成立專班,全力查找趙汝恒在加納的行蹤。但是趙汝恒為逃避偵查,抵達加納后便切斷與外界的聯絡,完全失去了蹤影。

  “整個追逃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尋找趙汝恒的行蹤。”找不到趙汝恒的具體位置,追逃就無從談起,專案組的行動陷入僵局。

  順藤摸瓜尋找線索 茫茫非洲顯行蹤

  一籌莫展之際,偵查人員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就在趙汝恒逃往加納后不久,惠民縣不少村民前往加納種棉花。趙汝恒早年是惠民縣農業部門的一名高級農藝師、棉花種植的行家里手,他前腳剛走,村民后腳便奔赴加納,偵查人員推測,這兩者之間或許有著密切的關聯。

  順藤摸瓜,圍繞前往加納的村民展開調查,結果顯示趙汝恒確實在加納從事農業生產方面的工作,可是具體藏匿在哪個位置呢?

  偵查人員通過大量的走訪調查,發現加納一中資企業與其有來往,正巧這家企業在加納埃朱拉地區有農業基地,趙汝恒會不會到哪里去工作了呢?經多方努力,偵查人員終于確定趙正是在這里從事棉花種植工作。得到了這些基礎情況后,偵查人員對下步的境外緝捕工作充滿了信心。

  掌握了趙汝恒的藏匿線索后,山東省惠民縣公安局迅速通過省、市兩級公安機關,將相關信息層報至公安部,公安部快速反應,提請加納方面配合抓捕趙汝恒。2014年12月,加納警方同意對趙汝恒實施抓捕。

  狡兔三窟 先后多次逃脫緝捕

  2014年12月,對趙汝恒的第一次抓捕行動在加納埃朱拉農業基地拉開序幕。經過一段時間的摸排、尋找線索,在趙汝恒外逃兩年以后,終于能夠對其實施抓捕,遠在山東的偵查人員焦灼地等待著前方的好消息,前往加納押解外逃人員的準備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著。

  幾天以后,加納警方傳來消息,稱當天的抓捕行動失敗了,趙汝恒在警方抵達的半個小時前恰巧離開,去向不明。伴隨著第一次抓捕行動的失敗,趙汝恒也如驚弓之鳥一般受到驚嚇,切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系,消失在加納廣袤的土地上。

  2015年3月,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啟動“天網行動”,4月,集中曝光“百名紅通人員”名單,趙汝恒位列其中。2015年5月,山東省追逃辦掛牌督辦趙汝恒案,山東省公安廳靠前指揮。

  “趙汝恒的通訊方式、居住地點全部更換了,我們只能從零做起。”第一次行動宣告失敗、“百名紅通人員”集中公布,辦案人員頂著無形的壓力繼續開展工作。

  2015年5月,根據中方提供的位置線索,加納警方對趙汝恒實施了第二次抓捕。據加納警方回憶,他們曾與趙汝恒打過照面,但是由于趙汝恒外貌變化太大,加之加納警方對亞洲人的面貌并不敏感,讓他從眼皮底下溜走了。

  中方成立工作組遠赴加納 追逃行動捷報傳來

  緝捕行動接連失利,趙汝恒不知所蹤,專案組認為有必要去趟加納,與加納警方加強信息溝通。

  2015年6月初,工作組抵達加納,與加納警方進行溝通交流。在爭取到加納警方的全力支持后,專案組加大對趙汝恒的尋找力度,圍繞趙汝恒所在的中資企業開展工作,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資料。

  在加納境內多處找尋無果后,專案組將尋找的目光,轉向了加納的周邊,很快就發現趙汝恒已經逃離加納,去往鄰國布基納法索。由于中國和布基納法索之間尚未建立外交關系,難以通過國際司法執法合作開展緝捕行動,這無疑給工作組增加了新的難題。

  2015年10月,偵查人員發現趙汝恒悄悄地從布基納法索潛藏回加納了。相關線索迅速被反饋至加納警方,10月19日,加納警方收網出擊,成功緝捕趙汝恒。2015年11月1日下午4時許,在中加兩國的協作下,押解趙汝恒的飛機抵達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此時的他,滿頭華發,與外逃前的意氣風發相比,判若兩人。

  趙汝恒歸案后,魯潔紡織廠的錢款去向也有了說法。據趙汝恒交代,2012年以前,紡織廠連年盈利,一直形勢不錯。但是2012年棉花價格大幅下跌,買入時成本高,紡織成紗后售價低,導致大幅虧本,出逃加納前,紡織廠已經不再盈利了。

  2016年9月30日,惠民縣人民法院一審認定趙汝恒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10萬元。2017年1月9日,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而陳洪福等人的存款也有了著落,縣里專門成立了工作組,由其他企業接管魯潔紡織廠,對群眾的損失分期償還。

  “警方抓住就抓住,沒抓住就僥幸,抓不住就繼續在那兒干,抓住就回來……太沒意思了,后來反正我也想了這個事,早晚得回來處理。”逃亡路上的東奔西走、逢年過節的蕭索冷清,3年多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涯對趙汝恒而言不堪回首,當最終落入“天網”時,他反而感到安心和踏實。(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李鵑)

版權所有: 中共張家口市紀委 張家口市監察委員會 E-mail: [email protected]
冀ICP備13019057號-2 Tel: 0313-8081621 4113898
百人牛牛如何开挂下载